即将进入各大专院校向教育部申请研议调涨学杂费的季节,今日(3/9)上午反教育商品化联盟等学生团体集结在教育部前,直指去年(2016)私校平均获利上亿,教育部不应让各大专院校调涨学费,反而应调降学费,负起高教公共化的责任。学团也呼吁教育部修正《专科以上学校学杂费收取办法》中本外脱钩的学杂费基準,并停止创造法源使各校得以透过设立外语专班向学生收取高额学杂费。

《专上办法》修正 为大学吸金开后门学团:反对学费再调涨

反教育商品化联盟成员程德汇表示,去年反教盟指出主管大专校院学杂费调涨的《专上办法》有制度上的缺失,要求教育部检讨修正,但教育部的修法不但没有改正每年让各大学调涨学杂费的制度,还新增第4条开放「全外语学位班,由学校参酌教学成本订定学杂费收费基準」,让各校可假借国际化之名收取超高额学费,痛批根本是为各大专院校的营利目的提供法源。反教盟代表谢毅弘也表示,去年台大开设的「国际学士学位学程」一年学杂费已高达63万,认为此条通过后各校就会依样画葫芦。

此外,谢毅弘也指出,教育部仍然维持《专上办法》第13条对外籍生、陆生跟本国生有不同的收费基準,甚至无须通过公开程序即可任意调涨学杂费,造成各校为获利无所不用其极的招生。然而,翻开台湾去年107所私立大专院校的决算书,可以发现私立大专院校总获利高达145亿新台币,平均每一所1.35亿元盈余,且全台私校共有818亿元的银行存款,自1996年高教扩张以来已整整获利20年,却还年年喊着办学成本太高,要调涨学杂费。谢毅弘说,这些数据显示大学要调涨学杂费的理由都是假的,强烈要求教育部今年不能容许任何一所大学调涨。

《专上办法》修正 为大学吸金开后门学团:反对学费再调涨

来自马来西亚、目前在台就学的境外生权益小组黄康伟表示,台湾政府当前积极规划新南向政策,但看起来教育方面的新南向并非增加与亚洲各国交流的机会,而是要开发更多的国际专班,榨取境外生高额的学费。他指出,外籍生跟陆生在《专上办法》上的学杂费收取基準与本地生脱钩,造成境外生要缴交两倍多的学费,很多学生因为高额学费唸不起而离开学校。黄康伟批评,教育部假借国际化的名目把境外生当成摇钱树,真正目的是把高教变得更加市场化,「这样的新南向毫无诚意」。

高教工会代表苏子轩则表示,此次《专上办法》修正是民进党政府上任以来是否朝「高教公共化」迈进的一次检验,遗憾的是,此次修法后《专上办法》第8条仍维持学杂费1.5倍的调幅,教育部说生师比改善教学品质变好,以此作为让各大专院校调涨学费的理由,却没有要挹注更多高教经费来调降学费,其实是延续高教商品化、私有化的逻辑。

苏子轩认为,生师比恶化、高教聘僱的非典化,正是政府、教育部长年种下的恶果,因为高教经费的投入不足才造成生员减少却大量裁减专任老师,明明因少子化而该自然改善的生师比反倒恶化,还大量聘僱兼任老师,造成专任与兼任老师的比例接近一比一,兼任教师成为教学现场主力;教育部本应让教学品质回归正常水準,却在《专上办法》修法中随私校起舞,把办学成本转嫁给学生,增加他们的负担,呼吁教育部应该挹注经费让高教公共化。

当前教育部仍未正视高教公共化的议题,许多私校在财源稳定下仍提出学杂费调涨申请,教育部也放任各大学以「自治」之名榨取学生,积极为大专院校减少人事成本、调涨学生学费提供开脱之词。《专上办法》的修法过程是一面照妖镜,反映出教育部与各大专院校的高层有着休戚与共的暧昧关係,始终将学生当成是可压榨的来源,与高教公共化的脚步背道而驰,让各大专院校每年在此申请调涨学杂费之际,磨刀霍霍向着学生砍去。

上一篇: 下一篇: